当前位置:首页 > 诗歌词曲 > 文章内容页

史话唐山与唐胥铁路有关的几位关键人物下篇1

来源:美文网 日期:2019-4-25 分类:诗歌词曲

那么作为清廷最有权势的人物,慈禧对修筑铁路是什么态度呢?

1861年至1908年,慈禧太后把持大清朝政40余年,她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缺乏对新鲜事物的认识和了解,但她驾驭大臣却非常老道和厉害,史学家曾评价慈禧,可以作一太平之王,只是可惜,慈禧面对的是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她正处于西方日新月异的时代,在她的带领下,中华民族慢慢地滑入了积弱积贫、分崩离析的境地。

通过查阅窦宗仪编著的《李鸿章年(日)谱》,在1881年前后,可以发现两个现象。一个是奕訢虽然是领班军机大臣,但他在涉及国家的重大决策上,只是代奏代复,基本没有什么决策空间,换句话说,类似于铁路修筑这种事,他很难给出修筑与否的指令。另一个是舆论多次出现了李鸿章自立为帝的声音,既有外文报纸和洋人传言,又有御史参奏,好在慈禧“用人不疑”,对于坊间传闻不予过问,对于御史的参奏严厉惩戒。

这一时期,李鸿章担任直隶总督已10个年头,他主持洋务运动,淮系门生遍天下;他主持对日、英、法、俄等国的谈判和签约,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,用羽翼渐丰来形容李鸿章毫不为过。慈禧作为“政治家”,不会对这个汉臣不加防范,如果说个把御史的参奏,是慈禧授意而为,时不时敲打一下李鸿章,从理论上讲也有可能。

面对朝臣对于修筑铁路的主张,慈禧的态度非常明确。1881年2月14日,她在一份上谕中指出:“刘铭传请建铁路需费数千万,无此巨款。若借用洋债,流弊滋多。而刘坤一则以有妨生计,影响税厘,廷臣愈以铁路断不宜开闻,所请毋庸议。”

刘铭传是淮系重要人物,关于修筑铁路的奏折正是李鸿章投石问路的一颗石子。慈禧心知肚明,表面上是敲打刘铭传,实际是告诫李鸿章。

光绪皇帝1871年出生,到1881年唐胥铁路修筑时,年仅10岁,他根本没有在此事上发挥作用的可能。

唐廷枢的身份是洋行买办,因受到李鸿章的赏识,札委上海轮船招商局总办,因卓有成中药治疗宝宝癫痫有效吗效,招商局、各机器局需煤日多,在李鸿章的授意下,于1876年勘察开平煤田,后于1878年筹建开平矿务局。唐廷枢虽然是中国人,但他接受的川汇区癫痫病医院哪家强完全是西方教育,他对轮船、铁路自然接受,并极力主张兴建。

1876年11月,唐廷枢在写给李鸿章的《察勘开平煤铁矿务并呈条陈情形节略》中,就提出了拟需银40万两,购买土地修筑开平至涧河口长100里的铁路计划。这个方案是开平运输的最佳方案,如果得以实现,对开平将来的发展将非常有利。

1877年9月9日,唐廷枢在向李鸿章上报煤铁化验结果时,在“论煤铁铁路一齐开办”专题中,援引台北矿务未开,铁路已成之例,大谈40万两100里的铁路修筑规划,并称若铁路得以修通,将再开一井,不但可以畅销天津,还能解决轮船招商局轮船空回上海的问题。而就在此时,上海正在就吴淞铁路的回购问题谈判,唐廷枢对事态发展非常清楚,最终动摇了原有的铁路修筑计划。

1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癫痫病医院哪最好877年9月27日,唐廷枢向李鸿章呈报的《禀覆遵批议定开平矿务设局招商章程由》中,绝口不提铁路,只言筑路。1880年,开平出煤在即,唐廷枢不得不以快车路和运煤河的组合运输方案,解决开平的未来运输。

唐廷枢深知官场规则,事无巨细,均向李鸿章请示,李鸿章如不表态,断无自作主张之理。这里除了慈禧对铁路的拒绝,清流派的反对,还有开平矿务局资金不足的因素。此问题笔者已经在《唐胥铁路建设背景探究》(《开滦周末》4月5日第一版)中探讨,不再赘述。

金达是英籍工程师,早年曾在日本、俄国参与铁路建设。开平矿务局建设之初,他就参与了筹建工作。唐胥铁路的修筑、“龙号”机车的制造、标准轨距的确定等,都是在金达的坚持之下才得以实现。

事莫难于创始。金达对于中国的铁路事业,自然功不可没,而金达积极态度的动机则值得考察。当时,英国有工程师协会,世界各地的工程人员都要在年底注册,并向协会汇报本人工作。作为英国的最大市场,协会自然特别关注中国的动态。到1880年前后,资本主义国家由军事侵略为主转变为资本输出为主,向中国输出铁路建设的技术、器材,成为他们赚取利润的主要方式,作为英国工程技术人员,金达自然身负这一重要使命。可以说,正是金达开启了英国人影响中国铁路建设的大门。

对于唐胥铁路的修癫痫的正确治疗方法有几种筑,英文报纸《字林西报》作了报道:“英人金达主持开平煤矿修轻便铁道运煤。鸿章未入奏,人以为危。”此条报道,正好印证了《唐胥铁路建设背景探究》中关于唐廷枢不愿扩大唐胥铁路修筑消息的论断。

由此可见,在修筑铁路这件事上,李鸿章是积极倡导者,但他要随时关注朝廷以及同僚的态度,否则会危及他的声誉和地位。唐廷枢是具体实施者,他要听取李鸿章的意见,还要注意反对势力,更重要的是注重投资资本及产生效益。金达是具体承建者,他更在意英国人在未来的铁路事业上的影响力。慈禧在这件事上无疑站在了反对派一方,此时的她,更多考虑朝廷各方势力的均衡,稳固清王朝的江山,镇压起义军、与洋人交涉、推进洋务等,还要靠这些汉族大臣,看到汉人不断做大,她还要时不时地打压他们,防止尾大不掉。

至于恭亲王奕訢,他既没有决策权,更没有可能去实施什么洋务,他最多在慈禧和李鸿章之间发挥沟通和协调作用。

撰文:蔡建忠